用户登錄

中國作家協會主管

ZUO JIA YIN XIANG

01 葉永烈:點亮青少年想象力的人

在改革開放之初疊加了“科學的春天”與“文學大潮”的激情年代,葉永烈的作品隨處可見……所以與不瞭解科幻的人聊起來,大家對別的作家一無所知,但有兩個名字卻無人不曉:外國的凡爾納、中國的葉永烈。假如將青少年比喻成在知識海洋中遨遊的泳者,那麼葉永烈則無愧於一座照亮前程的引路燈塔。

01
葉永烈:點亮青少年想象力的人

事實上葉永烈一生創作了大量通俗易懂、老少咸宜的科普作品,並形成自己獨樹一幟的特別風格。這種作品並不拘泥於某一種形式,它有時以平鋪直敍的科普解讀方式出現,更多的時候則以相對活潑的科學小品形式出現。

文藝報 | 星河
02 葉露盈:花木蘭是獨一無二的中國女性

2018年,央視《國家寶藏》節目上,90後插畫家葉露盈的巨幅繪本《洛神賦》驚豔萬分。實際上,早在2016年,葉露盈就憑藉全新演繹的《洛神賦》繪本在法蘭克福書展上讓所見者沉醉。本科從中國美術學院畢業後,葉露盈赴挪威奧斯陸國立藝術大學完成了碩士學業,現任教於中國美術學院插畫與漫畫專業。

02
葉露盈:花木蘭是獨一無二的中國女性

她説,時代在發展,古典故事繪本更應該注入年輕血液以及這個時代的標籤,保留魂,注入新顏。她説,希望能將中國傳統文風、畫風與現代的漫畫技藝結合,插畫將詩詞歌賦與繪畫融為一體,創造出了具有中國傳統意味的綺麗世界。

澎湃新聞 | 徐蕭
03 周旭:繪本應該像人一樣有自己的氣質和性格

周旭,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,喜歡畫畫、攝影、集郵、圍棋、釣魚和旅行。50歲那年他又喜歡起了繪本創作,以撕紙粘貼的形式創作了《滾雪球》《大雪蓋不住回家的路》《躺在草地上看雲朵》等作品。

03
周旭:繪本應該像人一樣有自己的氣質和性格

這個變動打亂了我原有的設想,就如同一場雪,蓋住了預計前行的路。這也成為了我第一本繪本《大雪蓋不住回家的路》的創作契機。故事中牛奶奶的紅手套和羊爺爺的藍圍巾指引着小兔找到回家的路,而那時候的我也渴望着能在這雪地裏再蹚出一條路來。

澎湃新聞 | 方曉燕 
04 抹布大王:我們想嘗試更多有抹布味的新風格

抹布大王,圖畫書創作組合。著有《嗷嗚!嗷嗚!》,獲第七屆“信誼圖畫書獎”圖畫書創作佳作獎;《小妖怪上幼兒園》,獲2017年首屆金鑰匙繪本創作大賽銀獎。另有合作作品《九百九十九隻小雞擠呀擠》《如何讓大象從鞦韆上下來》等。

04
抹布大王:我們想嘗試更多有抹布味的新風格

我們在腦子裏想象着小朋友讀這個書名的樣子:可能有的小朋友念一小段就要被自己咯咯咯的笑聲打斷,有的小朋友很厲害能夠一口氣一字不差地念完,有的小朋友可能會覺得這個書名很奇怪,有的小朋友可能真的念着念着就睡着了……

澎湃新聞 | 方曉燕
《絲路家書》:一番清新傳心花

章學鋒採用“串糖葫蘆”的方法,把這些歷史遺蹟運用自己樸實而準確的筆觸描繪出來,發掘出其豐富多彩的文化內涵,

來源:光明日報 | 柏峯2020年10月19日
讀趙麗宏致小讀者的25封信:清澈的泉水與明亮的火光

灑向一代代赤腳幼童的是愛的清泉,是關懷與希望,也是留給未來的孩子們的永恆遺產。

來源:中國藝術報 | 徐魯2020年10月15日
兒童詩要給小朋友帶來快樂

我們寫兒童詩,就是要提供一些新的兒童詩作品,讓小朋友唱唱,朗讀朗讀,開開心,熱鬧熱鬧。

來源:文藝報 | 任溶溶2020年10月14日
《城南舊事》:兒童眼中的北京地圖

對林海音來説,《城南舊事》中記敍的故事,是連接她的童年與北京這座城市的紐帶,展現出極其深刻的文化鄉愁……

來源:文藝報 | 王璇2020年10月14日
現實主義兒童文學書寫的幾個問題

突破路徑依賴的現實主義書寫,首先要有現實認知能力。

來源:文藝報 | 湯鋭2020年10月14日
《野雲船》:烏雲與金邊

在生與死的復調結構裏再次出現,共同結構出小説的基本倫理命題:不知死,焉知生……

來源:文藝報 | 趙坤2020年10月14日
《生活中有一顆糖》:有趣、有益、有用

蒲華清的童詩是富有情趣的詩。只有情趣才能吸引兒童打開詩的大門,使詩美從詩人的內心走向兒童的內心……

來源:文藝報 | 呂進2020年10月14日
重視“童心”,不是兒童生活照單全收

兒童詩創作應重視和突出“童心”,但“童心”不是簡單的“兒童化”。我們應提防那種未經提煉的素材化寫作……

來源:文藝報 | 李燕2020年10月14日
簡平:也説“童趣”

童趣不是評判童詩的惟一標尺,但是,沒有童趣,絕對不是一首好的童詩……

來源:文藝報 | 簡平2020年10月14日
兒童詩: 詩歌“共性”與“個性”表達

兒童詩作為每一個人類成員母語的“第一首詩歌”,對母語修辭形式的借鑑、雜糅、萃取,既是一種詩歌格式的特別,也是一種母語表達的深切

來源:文藝報 | 姚蘇平2020年10月14日
自己的問題、少數人的問題、普遍性的問題

不只兒童文學“主要目標讀者”都是兒童、而作者卻“一般都是成人”,一切文學作品都有相似的屬性,即:寫文學作品的人(作家)和讀文學作品的人(讀者),極少是合二為一的

來源:文藝報 | 薛衞民2020年10月14日
一曲殘酷悲壯又俠骨柔情的自然樂章——薛濤《砂粒與星塵》書評

既是為了守住家園,更重要的是守住心中對走失多年的兒子仍抱存的一線希望。

來源:中國作家網 | 賴雪梅2020年09月09日
《天空》:天性中的自由生活

那種兒童所特有的超拔的想象力,非凡的狂歡天性,精緻的氣韻流暢,渾然一體地融合於他的這些兒童詩裏。

來源:揚子晚報 | 金波2020年09月09日
凌晨:怎樣創作少兒科幻小説

創作者要貼近讀者,以完全孩子的心態、語言和思維體系來講故事,故事不一定就要反派和成人的參與。

來源:中國青年作家報 | 凌晨2020年09月09日
《每個人都是挖呀挖的孩子》:向“小”處的挖掘

我們在字裏行間走過漫長四季,從春山如笑的時節步入萬籟俱寂的冬日,在清晰如昨的鄉間人事中體味着生命自成長到消逝的純粹與複雜、甜蜜與悲傷。

來源:文學報 | 黃晨嶼2020年09月08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