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登錄

中國作家協會主管

ZUO JIA YIN XIANG

01《“蝗災”》及其他 ——穆旦散文譯文拾遺

新發現的穆旦通訊之一《“蝗災”》,補足了他的“《回鄉記》雜文約10篇”之數。統觀這10篇文章,確實兼具通訊與雜文的兩重特性,再聯繫詩人稍後的詩作,則可以體會到穆旦脱離軍職而“再次還鄉”的思想脈絡。

01
《“蝗災”》及其他 ——穆旦散文譯文拾遺

原來詩人穆旦在上世紀四十年代後期還寫了10篇雜文?!這當然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文獻線索,很自然地引起了穆旦研究者的關注。

來源:《廣州大學學報(社會科學版)》 | 解志熙
02陳鼓應:一手擺渡“新知” 一手轉化“舊學”

9月10日,陳鼓應先生乘坐的航班降落在上海虹橋機場。次日,我們通話時,他已制定好了隔離期間的工作安排。14天滿,陳先生受邀出席了兩岸文化座談會。27日,他回到北京。

02
陳鼓應:一手擺渡“新知” 一手轉化“舊學”

自2010年受聘出任北京大學哲學系人文講席教授,並參與主持道家研究中心以來,陳鼓應先生的絕大多數時間都在燕園度過。只有寒暑假時,他才會回台北家中或者美國伯克利的寓所。

來源:北京青年報 | 李浴洋 
03延安文藝與路遙:豐富而複雜的文學向度

梁向陽主張回到文學現象生成的歷史場域,把作家作品放置在具體的歷史語境中還原其歷史狀態。在尊重歷史史實和個體的前提下,深人挖掘人物內心深處的思想意識和心理機制,探尋其在當下社會的價值和意義彰顯。

03
延安文藝與路遙:豐富而複雜的文學向度

要對一個時期的文學現象或作家創作展開分析和闡釋,需要我們重回歷史現場,在史料基礎上,跳出不同歷史時期與文學規範下單一向度的史學模式敍述,真切抵達歷史和作家本身所要呈現給我們的文學向度和價值本身。

來源:《馬克思主義美學研究》 | 袁盛勇 王帆
04柴劍虹:閲讀啓功這本大書

又因為20世紀六七十年代的因緣際會,啓功先生常説:“中華書局是我的‘第二個家’。”我師從啓功先生,在閲讀他這本大書的過程中感慨頗多。

04
柴劍虹:閲讀啓功這本大書

我的老師啓功先生(1912.7.26—2005.6.30)出生前七個多月的1912年元旦,中華書局在上海創辦,所以我們稱啓功先生是“中華書局的‘同齡人’”。

來源:光明日報 | 柴劍虹
太平天國時期的“書厄”及詩歌書寫

典籍作為士人精神之外化,著述者藉此以言志,讀者憑此而尚友古人。文獻、文人與文心三者由此構成了一種脣亡齒寒的依存關係,便形成了士人對文字的愛好與崇拜。

來源:《蘇州大學學報》 | 孫啓華2020/10/20
錢鍾書在文學研究所點滴

在1952年院系調整中,錢鍾書夫婦倆同被調任籌建中的文學研究所西方文學研究組研究員,暫附屬於北京大學。錢鍾書此後的單位一直是文學研究所,只是隸屬部門發生了幾次變更。

來源:中華讀書報 | 錢之俊2020/10/20
陳漱渝讀魯迅:學會思考學會做人

有人可能問,聽你講魯迅究竟有什麼用?回答是:可以説有用,也可以説無用。魯迅的兒子海嬰小時候曾問魯迅:“爸爸能吃嗎?”魯迅回答説:“吃也可以吃,不過還是不吃罷。”

來源:人民政協報 | 陳漱渝2020/10/19
姜太公與掃帚星:民間信仰中的姜子牙

《史記·魯周公世家》記載,齊國和魯國剛封國的時候,姜太公與周公的兒子伯禽用不同的路線來建設自己的國家。伯禽在魯國用了三年時間才完成了初步的穩定,而姜太公在齊國卻只用了五個月。

來源:北京晚報 | 趙運濤2020/10/19
魯迅文學院:與中國當代文學共成長

70年來,從中央文學研究所、中國作家協會文學講習所,到魯迅文學院,這座中國唯一一所國家級的以聯繫作家、服務作家、團結作家、培養作家為宗旨的教學與研究機構,走出了一條具有中國特色的文學教育之路。

來源:光明日報 | 徐可2020/10/16
博物學:“禮失求諸野”的復興之路

近年來博物學似有復興之勢,博物類書籍也逐漸暢銷,而作者大部分是半路出家的學者。這種現象或許可以用一句話來概括:禮失求諸野。

來源:文匯報 | 唐騁華2020/10/16
聞一多的篆刻往事

聞一多先生在西南聯大執教期間,為紓解生活困難,自謀生計,掛牌擺攤,刻章治印,貼補家用,留下了“文字是我鬥爭的武器,刻章刀是我掙錢養家的工具”的錚錚之語,凸顯了毛澤東在《別了,司徒雷登》中所讚譽的“表現了我們民族的英雄氣概”。

來源:人民政協報 | 周惠斌2020/10/15
行動的文學:以魯迅雜文為座標重思中國現當代文學

1980年代以來,在“中國現當代文學”這一學科內部,學科研究的重心大致經歷了由“中國現代文學”到“中國當代文學”的轉折過程。這也同時是“中國現代文學”研究活力由盛而衰,被逐步簡化和壓抑的過程。

來源:《文藝理論與批評》 | 周展安2020/10/15
王雪瑛:寫於冰心先生120週年誕辰之際

今年是著名作家冰心誕辰120週年。她的一生是歷經百年的勇敢而美好的實踐:有了愛,就有了一切,這是對愛的價值,愛的力量,愛的美好,最堅定的表達。

來源:文匯報 | 王雪瑛2020/10/14
茅盾夫人孔德沚:永遠的“革命伴侶”

1918年春他們在老家烏鎮結婚時,茅盾已經是小有名氣的文藝青年了,而孔德沚一個大字不識,不知道上海離烏鎮遠還是北京離烏鎮遠。那時茅盾一心關注自己的事業,覺得妻子識不識字無所謂,但孔德沚十分在意,嫁到沈家後,她從零開始,努力讀書認字。

來源:北京晚報 | 鍾桂松2020/10/14
一位出版商和兩個思想者的傳奇

最近,“亞東圖書館遺珍——陳獨秀、胡適重要文獻特展”先後在北京、上海、杭州、南京、安徽巡迴展出,包括《胡適留學日記》原稿、陳獨秀《〈科學與人生觀〉序》手稿……

來源:中華讀書報 | 張寶明2020/10/13
周百義:一位編輯家的縱橫捭闔

當年,他看完熊召政整整齊齊的《張居正》第一卷書稿後認為,作品“太拘泥於史實,缺少靈動和感染力,小説可以出版,但出版後不會產生什麼影響”。

來源:中華讀書報 | 郝振省 2020/10/13
丁玲1985年4月延安之行詳考

丁玲1985年4月的延安之行,是她在共和國成立後唯一一次回延安。此事距今只有40多年的歷史,參與接待的當事人大都健在,但多種版本的文史資料與回憶文章記述均有明顯出入。

來源:《現代中文學刊》 | 梁爽 梁向陽 2020/10/12
胡曉明憶程千帆:千帆渺杳水雲期

杜甫説:“結交多老蒼。”我年輕的時候,也是喜歡結識老先生。學自然科學,要越來越跟上新東西;學文史的,卻是要越來越知道舊東西。因而,隨着年齡的增長,每位文史老先生,都是一個寶光內藴的存在。

來源:文匯報 | 胡曉明2020/10/12
路遙研究的史料問題

在新時期起家又謝世的當代作家中,一些也已成為深入研究的對象,這其中,路遙研究無疑是顯學之一,如果有心人作一下統計,在新時期起家又離世的作家中,給以最多研究評論的,可能就是路遙。

來源:《當代作家評論》| 李國平2020/10/10
慕津鋒:憶克家老人

今年是著名詩人臧克家先生誕辰115週年,同時也是他的處女作《別十與天罡》(1925年,該文在《語絲》發表,署名少全)發表95週年。

來源:文藝報 | 慕津鋒2020/10/10
鹿匋:胡適的婚禮

1917年夏,從美國康奈爾大學獲取哲學博士學位後,26歲的胡適榮歸故里,並受聘為北京大學教授。1918年他加入《新青年》編輯部,與陳獨秀成為新文化運動領袖。

來源:光明日報 | 鹿匋2020/10/09
古詩中的月:酒入豪腸,七分釀成了月光

中華民族是個特別喜愛月亮的民族。入夜,我們仰首望月,想見月宮裏的嫦娥、吳剛、桂樹、玉兔、蟾蜍,想起有關月亮的詩句,悠然神往。

來源:解放日報 | 苗連貴2020/10/09